苏薇拉 🐰

对我说永远永远,再次围绕着我。
对我说永远永远,是不一样的生活。

我走后,再没人知道,曾经我怀抱着一个文字的梦。

看到一篇小文,是高中时候还蛮喜欢杂志里的人,最近写的关于新书的一篇小序,大抵是讲怎么一路从被一位老人激励着加入文学社开始最初的写作,以及后面如何的在策划,摄影等职业中走远,并说其实根本没人知道,曾经我怀抱着一个文字的梦。直到现在他出了第三本书,一本真正意义上他自己的书。

大抵只有成功的人才有资格这样的口吻说着这样的话吧,可是这句话就那样轻轻刺痛了我。是啊,谁曾经没有过一个文字的梦呢。可是谁又知道,知道又有什么用。

似乎从来都不那么幸运,不是所有人都有让所有兴趣充分发展的机会,于是很多时候梦想就这样干涸了。以至于好多年后,我们站在龟裂的土地上都想不起曾经,曾经,我怀抱着一个梦。

而更无情的,是曾经我怀抱过很多的梦,后来它们都一一的去了。

还是讲讲文字吧,或许也只有文字说起话来最舒服惬意了,不是名人的我似乎这样回忆会有些矫情,这世界看的越深越让人觉得想逃离。好多的时候,我都会怀念那个单纯的我,喜欢文字的我,傻傻的什么都没见识过的我,最开始的时候和文字并不熟悉,那时候刚开始写日记作文,每每犯愁的要命,不知道日复一日重复的生活有什么值得写的,也不懂得编造,常常拿读书笔记来充数,后来实在写不出就磨着妈妈耍赖,于是常常会换来一次踏青或者游玩的机会,这样的时候草绿的可爱,花嫩的鲜艳,就生出几多感慨与生气来。再后来有一段时间喜欢华丽的辞藻,本着天下文章一大抄的思路从各种好词好句好段中汲取养分,直到初中看了本关于写日记的书,是一个女孩写的几本日记,才算是开了窍,离开了生搬硬套的模式,加上小女孩的情窦初开,便更是细腻了几分。那时候写日记成了我最大的乐事,每每交上去也都是优和优加。当时遇见了个喜欢创新的语文老师,气质相投甚是欣赏我,给了我莫大的肯定与鼓励,于是我开始沉浸在自己的文字里。

最开始写诗,是因为听闻林黛玉饰演者的逝世,那时候正是初读红楼梦的时候,于是特别的触动心扉,尝试着写了一首小诗,放在日记本上,算作那天我全部的心事。淡淡的忧伤。那时候开始除了日记单独出来一个本子记这些小的长短句,和一些日记上不能说的文字。

后来高中,参加了一个全国的作文比赛,不是新概念,也没那么大影响力,初赛第一,决赛第二,也不算什么特别好的成绩,但感谢的是当时和学校几个同学一同去北京比赛,这样的经历和这样的人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北京的几天至今仍觉得快乐,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一起就是快乐的,也因为他们给我推荐了一本介绍李煜诗词的书打开了我诗词世界的大门。我如饥似渴找到了那一系列的书细细的读完做了笔记,沉溺在旧年往事的历史诗词里,开心着难过着。

也是这次比赛让我遇到了一个我第一眼印象超级不好,后面却视为知己的人,我们把自己写的不知道是不是诗的东西拿给彼此评看,互相交流着,读着对方的心事。于是我萌生了个想法,创建一个诗社,我是个说到做到的人,酝酿了几天,跑前跑后于是这诗社后面也就成立了起来,虽然开始的时候条件艰苦,也批不到经费,但凭着热爱还是做了下来,我的青莲诗社,虽然现在不是我的了,但就像是我的孩子,六年了,它依旧每个月出版诗词报每年出一本书,但是不再有人记得我。它不再属于我,而是属于那个学校。

那时候也写过小说,当时班里写作气氛浓厚,好多人都在写,可是当时精力有限,所以总是完不成那样多的字数,写诗的人思维精简,总是凑不够那样繁杂的剧情,于是好多故事在心里,也就在心底了,好多写了一半的文字,就这样弃了。

后来转了一种更为折中的方式,写歌。我是个喜欢音乐也被音乐胎教的不错的孩子,虽然在这条路上命途多舛,却总被称之为有天赋,于是对我来说,写歌,哼曲,都是忙里偷闲的快乐,愁的是我不知道怎么把它录出来,不知道怎么把曲谱出来。琢磨了一阵翻唱网,用别人的伴奏改编趁五一放假录了四五首歌,便再没找出

机会录别的,后来,它们就都锁在箱子里了。


还记得伤仲永么,有的时候我会害怕,害怕江郎才尽?不是,我是怕一切的时机都不对,就像是在错的时候遇见对的人,对的时候遇到错的人,就像那时候的我觉得关于文字,我的思维无穷无尽,无眠无休。而现在我已失了感受最美好的单纯,文字也不再美好。


就这样小小的抱怨一下吧,曾经,曾经我也有一个文字的梦,你呢?


评论
热度 ( 1 )

© 苏薇拉 🐰 | Powered by LOFTER